自省文:建立諮商關係

回想我在基礎諮商演練課裡與練習個案的關係簡直一塌糊塗,因為當時我只自顧自地練習同理技巧,卻沒有同理態度,心裡還怪個案沒有認同我的努力,現在想起來仍覺得很囧。在深度反省後我徹底改變想法,認為同理是種態度和修為,不是技巧。但實務課程裡一定會教授「同理技巧」,像是同理回饋(reflection skills)、摘要(summary)等。我要強調的是,若自身沒有同理態度和修為用再多技巧,套再多語句公式都僅是流於形式,反之,則能將同理技巧與本身性格結合,內化成自己的說話方式,才能點亮諮商關係。本文不想探討技巧,這些課本裡都有,我更想反思技巧背後的同理意圖,就像煮菜前先了解調味料的用途,才不會天真地用醬油來增加甜度。 Continue reading 自省文:建立諮商關係

自省文:當我是心理諮商師時,我還是我嗎?

若心理諮商師是一個「角色」,就像神力女超人那樣,的確,要怎麼把這個角色設定到完美無瑕全憑個人意願,但褪去角色後,就只是「人」,一個受過專業助人訓練的「人」。若把這兩者搞混,就可能不會意識到,或不願意面對「人」與「角色」之間存在著矛盾。 Continue reading 自省文:當我是心理諮商師時,我還是我嗎?

自省文:思考「同理心」的應用與培養

不會有一門課叫做同理心,因為同理心是種態度和修為,研究所提供的知識與練習也僅是發展同理心的冰山一角。所以,還得靠自己探索、犯錯、修正、內化來培養同理心。要持續做到知識補充、增加實戰經驗、自我反思、同業討論等,才能把內化的東西反應在言行上,個案也才能真正地感受到被同理。 Continue reading 自省文:思考「同理心」的應用與培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