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一直在尋找的是完整,不是完美

喜鳳今年32歲,有位交往不到一年的男友,這是她自大學以來的第6任。剛通完電話,喜鳳身心俱疲,累到連哭的力氣都沒有。又要分手了,理由大多是「妳太好了,我配不上妳。」

她很困惑已經這麼努力了,奈何大家都一個個離去。最初,這些男人都是被她的獨立與努力給打動,為何又因為她很努力都要走? Continue reading 我們一直在尋找的是完整,不是完美

諮商說:楔子

他人的不幸總讓我感到不安,卻又強烈吸引著我; 我好像無法置之不理,卻也無能為力。吸引我的並非不安本身,而是其背後想脫離苦痛的熱切、想活下去的奮力一搏。扭曲的精神健康是展現生命力極強的變異,為了在不健康的環境裡存活下來,讓心理與行為脫離常軌只為尋求一線生機,我欽佩如此堅強的意志。當我對精神健康議題著迷不已時,同時也開始思考要怎麼接近它。 Continue reading 諮商說:楔子